當前位置: 首頁 > 嶺南商道

五百強or五百年

2021-01-24 來源:本網
分享:

  最近密集走訪了很多的專精特新企業,專注、精細、特色、新穎的中小企業,中國政府現在比較重視有特色的中小企業發展。德國對在某一個細分領域專注而卓越,處于領先地位的小企業稱為隱形冠軍。日本通產省每年有一個GNT(Global Niche Top)企業的排名,指有核心技術并全球領先的小企業。世界著名管理大師赫爾曼·西蒙認為德國制造崛起的秘密就在于隱形冠軍企業所提供的競爭力。

圖片


01  寧做五百年,而不是五百強

  韶關液壓件廠有限公司張濟民董事長說,企業要做五百年企業,而不是做五百強企業。企業需要扎扎實實做研發,做產品,需要有工匠精神。

  前幾年覺得中國農藥企業多而不強,雜亂無章的惠州銀農公司好象找到了自己在產業中的位置。這幾年,企業投資了七千多萬元做“黑燈工廠”,整個公司生產人員比技術人員還少。企業還投資建設了一個“GLP”實驗室,即可靠實驗室規范,給國外的農藥巨頭做起藥物研發。錢董的說法是,企業上市不上市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企業要做自己最擅長的,做得心應手的事情,做小而美的企業也是選擇。

  大企業競爭需靠規模效應,靠市場規模、采購規模、靠資金實力等等。但是大企業一旦遭遇環境變化,船大難掉頭,反而很難成為幾百年的企業。靠市場規模的死于市場變化,靠資本運作的死于資金斷裂。有特色的、有競爭力的小企業產品,作為供應鏈的前端反而是不可或缺的。

  日本有很多小企業,都是幾百年的企業,幾百年如一日做好自己的產品,把時間的累積做成其他企業競爭的門檻。它們無一不是走精細化、專業化的道路,用鐵杵磨成針的功夫,在工藝上、在研發上、在技術上不斷打磨、不斷迭代創新。

  恐龍的滅絕確實是尾大不掉,變化中的環境容納不了大而不當的巨無霸。而變化中的環境對于小企業的容納度相對較高,船小好調頭,企業應對市場變化的創新周期更短。當然,并非所有的小企業都能夠在變化中的環境中獲得生存機會,而是調得了頭的企業,是具有學習力的企業,有創新力的企業,具有組織柔性的企業。

  做五百年與做五百強企業的基因完全不一樣,關鍵是企業,要強化和不斷進化的基因是什么。

圖片


02  感謝特朗普

  我們所走訪的專精特新企業,基本上都是擁有很強的研發能力的企業,最少都擁有多項國家發明專利。大多數企業的產品都是能夠解決國家替代進口、“補短板”和“卡脖子”的問題。

  很多企業說要感謝特朗普。企業說,如果沒有特朗普政府對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打壓,中國的專精特新企業發展沒有那么快。有些華為供應鏈的企業說,以前哪怕產品質量跟國外差不多的產品,華為一般都是采用外國產品。現在哪怕是產品與國外的尚有差距,華為都會花心思與企業相互配合,共同研發,共同攻關。

  中國企業,特別是國企,以前特別瞧不起中小企業的產品,一是中小企業產品參差不齊,難以篩選,二是擔心跟中小企業有瓜葛,不敢與中小企業有太多的往來。特朗普政府所采取的孤立政策,讓更多企業擔心國際供應鏈的問題,紛紛尋找國內的安全供應鏈,因此給了很多中小企業,特別是專精特新企業的機會。

  以前的華為為什么要大量采購國外企業的產品,除了產品可靠性,華為還是希望建立一個安全的產業生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當外國政府封殺華為產品的時候,多少顧及華為的國外供應商企業。國外的商會及大企業游說政府的能力相當強,華為也需要外國商會與企業的支持。

  外國大企業制定游戲規則的能力非常強,他們通過大力扶持中國的經銷商進入中國的各行各業,特別是國有企業及政府所管控的機構。 它們站在背后制定規則、壟斷價格、分而治之,一般而言小企業跟他們玩不起。除非關系到位且性價比真的好,否則小企業真的很難有機會。

  很多中國的專精特新企業反而成為國外大企業的供應商。因為國外的供應鏈關系比較簡單,就是性價比,而非關系。中國的大企業與小企業的關系非常復雜,并非平等關系。光是拖欠應收賬款這一說就是盤剝關系。國外企業公關中國大企業,出國考察等等都是公關手段。國內小企業對于大企業的公關方式,大企業是非常忌諱的。簡單說,是小企業沒套路,大企業不接招。

  專精特新企業之所以感謝特朗普,實際上是特朗普政策讓更多中國的中小企業有與國外企業平等競爭的機會,并逐步形成社會共識。且在疫情的環境下,國內的供應鏈還更加安全。

  隨著大量的中小企業,特別是專精特新企業進入國內大企業,特別是國企的供應鏈,相信中國大企業的供應鏈也會得到優化,性價比更高,企業更有競爭力。

圖片


03  五百強是順勢而為的結果

  “做五百年企業”不是企業不做大的借口,而是要成為做成五百強企業的基礎,企業“做強”是企業“做大”的基礎。

  稻盛和夫27歲創辦京瓷公司的時候京瓷就是一家小企業。京瓷公司壯大的基因不是外延擴張,而是內涵發展,不是市場做加法,而是市場做減法,創新做加法。京瓷走的就是專精特新的發展方向,通過迭代創新,不斷提高性價比,提高競爭力。當一般的小企業滿足不了大企業不斷“壓榨式”報價的時候,京瓷卻是在滿足大企業要求的同時通過不斷創新提高性價比獲得更多的訂單,從而實現成為“原町第一的企業,中京區第一企業,京都第一企業,日本第一的企業,世界第一企業。”

  在我們走訪的大部分專精特新企業當中,很多企業是有做上市融資準備的。當下的中國政府吸取了美國“資本+硅谷”的發展模式的教訓,更加重視實體經濟的發展,既沒有排除“資本+技術”模式,也大力推動“資本+制造”模式,多方位支持制造業實體經濟的發展,其中,支持專精特新企業的上市融資就是例證。

  但在過去的若干年中,很多原本很有潛質的制造業企業上市之后,就不滿足其在制造業的發展,覺得制造業太累、太辛苦、太慢,急于利用資本市場做大企業規模。因此,不斷放大金融杠桿,投資、投機一級二級市場,最后結果卻是把企業作死。制造業企業的基因還是制造本身,專精特新始終是方向。一旦企業有各種各樣的顛倒夢想,脫離企業的基本方向,企業基本走上作死的節奏。

  制造業企業能否做成世界五百強,不是靠資本,而是要靠創新,繼續走專精特新的方向,做“五百年的企業”的精神就是專精特新的精神。是象稻盛和夫這樣,把管理和技術創新做到極致而形成企業發展的蓄力和勢力,企業要做創新路上永遠的探索者和孤獨者,沒有上市的喜悅,而只有一如既往的如履薄冰和戰戰兢兢。企業做成“五百強企業”僅是它們不斷探索、順勢而為的結果。“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所得結果,全非必然,也全非偶然。

圖片


04  結語

  中國專精特新企業的發展階段還不盡是德日隱形冠軍企業現在的情況,中國的產業整合還沒有完成,中國的制造業發展空間還較大,還是有機會發展成為更大規模的企業。特別是在工業互聯網、工業大數據、物聯網的背景下,產業還有很大的發展和提升空間。一步快,步步快,專精特新企業還是需要更快的融入工業互聯網、工業大數據發展領域,取得更大的發展空間。如是,還是有機會從隱形冠軍脫胎成為真正的冠軍。但不管如何,專精特新必須永遠成為企業的精神,企業的基因。

浙江11选5开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