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嶺南商道

產業園區與產業集群

2021-01-17 來源:本網
分享:

01  問題的提出:產業集群提升路徑

  我一直在思考,廣東的產業集群如何升級。浙江有些地方是通過政府介入的方式,對產業鏈進行重新梳理,進行分工,使到產業鏈能夠形成專業分工及規模效應,提升生產效率,降低成本,提高產業競爭力。

  廣東省是無為政府的經濟發展模式,政府介入產業更多的是招商引資,哪怕是產業提升,重點還是招商引資。

  未來產業提升的關鍵要素已經不是地方政府所能夠掌握的新要素,比如土地、基礎設施等等,而是高級生產要素,比如知識、互聯網大數據、工業設計、創新研發、品牌。并且新要素的投入需要長期培育,需要形成產業生態,需要軟環境和市場條件,而非硬投入能夠解決。

  我也跟一些集群的龍頭企業探討過,但龍頭企業跟集群的企業要不是供應鏈關系,要不就是競爭關系,通過它們來實現新要素供給、形成外部效應,一般的企業是不愿意去干的。并且,很多的大企業也不知道如何建設平臺、開放平臺,他們的管理考核機制也不支持他們平臺的對外開放。

  比如,廣東省支持大企業建立制造業創新中心,其本意應該是建立產業創新聯盟,支持產業創新。但大企業更加愿意把政府的創新中心當成自己的研發實驗室,而非公共實驗室。主管創新中心的多是企業的技術人員,而非市場人員,并不擅長運行管理。

  大學或是科研院所如何?科研院所是能夠提供一定的公共服務的,但更多的還是檢測、認定的服務,技術研發對于產業的服務相對較少,并且產業服務,也不僅是技術研發。

  專業的技術機構,也很難成為真正的產業服務平臺。當然,基礎研究設施也很重要,應該是產業創新的基礎平臺,如東莞松山湖的散裂中子源,它對于產業發展很重要,但基礎研究轉化為真正的產業生產力還要相當的時間和過程。

圖片


02  路徑的探索:產業園區發展新探討

  廣東省的各種各樣產業園區星羅棋布,是廣東工業發展的重要支撐。大的是國家級的開發區,小的是村里的工業區,也有大企業舉辦的園區,也有專業開發商開發的園區。

  但園區的屬性大部分還是房地產屬性,還不是產業屬性。因為土地還是最重要的產業要素供給,土地轉讓金和租金是產業園區最重要的收入。園區給企業所提供的服務基本上還是一般的商務服務,并沒有基于產業的專業化服務。

  去年我去了一趟東莞的松湖智谷產業園,處在東莞寮步鎮與松山湖北區交界。第一期已開發面積為245畝,總建筑面積達70萬平方米。所引進的企業大部分為來自深圳的高端智能裝備、高端電子信息、新材料、大數據的主導產業。用他們招商的說法是“供應鏈就在左右樓,服務就在園區中”。松湖智谷努力營造和建設的是產業生態園區。

  盡管廣東的園區發展是產業聚集方向,但總體而言,產業發展的要素還是很難集中,產業創新生態還是很難形成。園區的收入,還是以租金收入為主。

  很多地方的三舊改造項目,提出了產業發展的方向,對于產業用地,土地價格有特別優惠。我也接觸了很多房地產商,但房地產商的資金成本、運作成本太高,產業項目因為資金周轉慢,產業發展也僅成為房地產開發商拿地的一個借口。一般的做法是把地拿來,先開發住宅樓,快速回收資金,產業方面慢慢再跟地方政府磨。

  這幾年承擔“創客廣東”新材料專題賽的德美化工他們也有產業園區。產業公司比較注重的是產業創新生態的形成,而不是租金收入。他們的做法是通過“創客廣東”引進創新項目,形成化工新材料的產業創新生態。

  未來的產業園區發展極有可能出現專業的服務商來服務園區的招商和服務,特別是基于產業新生態的服務。未來的園區一定不是拼租金價格,而是拼服務和配套,拼服務和配套帶來的價值。

  在過去的產業集群發展中,珠三角的很多鎮區,有時候土地同處一個地塊,但屬于不同鎮區,土地價格差別很大。我問當地企業,他們說不同政府,觀念不一樣,服務供給不一樣,管理方式不一樣會導致企業未來運行成本的差異。所以,寧可接受現在價格高,未來成本低的屬地地塊。

  服務和產業配套帶來競爭力,帶來產業效率的提升。

圖片


03  發展新路徑:產業集群園區

  廣東省政府將在“十四五規劃”中推出“雙十產業集群”的發展計劃,基本上覆蓋廣東原來的支柱產業和新興產業。

  原來廣東的產業集群聚集的方式是鎮區或縣區的產業集聚。大的產業集群產值超過一萬億,小的產業集群產值幾百萬規模。順德電器、佛山陶瓷、鹽步內衣、沙溪休閑服、大瀝鋁型材、古鎮燈飾、大朗毛衣、增城牛仔布、虎門服裝、龍江家具、白云化妝品等等產業集群,朗朗上口,印象深刻,廣東有各種各樣的產業集群300多個。

  因為土地及勞動力成本的上漲,產業集聚所形成的供應鏈優勢已經覆蓋不了不斷增加的生產成本而出現產業轉移的大趨勢。但產業轉移的問題是供應鏈基本還在珠三角,生產要素也在珠三角,轉移出去的企業也不見得能夠省掉多少成本。

  廣東的產業園區也在升級改造,能夠跟廣東產業集群的發展給結合起來?促成產業升級的新要素由園區來提供?

  我看過浙江一個產業園區的發展規劃,是由園區提供工業設計的公共平臺和軟件給軸承企業。很多軸承企業因為平臺所提供的服務,幫助了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在此基礎上降低企業經營成本,提供政策、金融、創新市場系列配套服務,全方位提升企業競爭力,并因此驅動產業聚集。

  跟原有產業聚集只能夠依靠土地的方式不一樣,工業設計也能過成為新的吸引子來聚集產業。資本、技術創新、大數據、物流、供應鏈、品牌、市場、人才能否也能過成為產業聚集的吸引子?或者是多個吸引子形成的賦能平臺,資本和財務賦能、智庫賦能、生產賦能、供應鏈賦能、管理賦能、創新賦能、市場賦能、工業設計賦能、大數據賦能、智能制造賦能、環保支持賦能等等。

  涉及多種資源賦能,需要不同資源的跨界整合,需要不同政策的支持協調,需要形成平臺型的產業促進機構。如果,產業促進機構就是產業園區本身,或者是以產業園區為依托的服務整合平臺,是不是未來產業集群升級的著力點?

  產業園區聚集垂直產業,不僅可以解決供應鏈集中問題,還可以解決產業發展中產業分工與協作問題,解決創新鏈和創新生態建設問題,產業服務的規模效應問題,解決資金服務問題,解決政策的集中服務問題。

  產業園區聚集垂直產業,會讓珠三角制造業進一步降低成本,大大緩解土地和勞動力上漲所帶來的制造成本增加的壓力,提升產業競爭力,也帶動產業升級。

圖片


04  結語

  未來時代,跨界整合,平臺賦能,大小融通,產業集中都可能是趨勢。我們促進會如何用好手頭的創新資源、服務資源,為產業園區發展服務,為產業集群升級服務,為企業服務,也是我們對于未來發展的一個思考。

圖片


浙江11选5开奖技巧